服务热线:

栏目导航
重点案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电话:
邮箱:
地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看见台湾(二)
作者: 发布日期:2019-10-07

原标题:看见台湾(二)

2019年9月,我与妻赴台自由行,在台北桃园机场落地后,以此为出发点,逆时针方向游历了台中市、高雄市、屏东县恒春垦丁、花莲市、新北市和台北市,行期14天。我们一路饱览宝岛的壮阔海景和迤逦风光,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体验浓浓的历史文化氛围。沿途所见所闻不断冲击着我,我在脑中不停地找寻、再现和印证原有的“多重”、“多元”的台湾印象,一再刷新和建立对这块土地的新的认识。回来后经过筛选整理,挑出若干照片,配以文字,我希望用一系列影像说故事,讲述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台湾,从相闻、相见、再到相识的奇妙过程。

三、垦丁

我以为来台湾游玩一个主要项目就是海,看海、听海、下海。由于所处地理环境不同,高雄面对台湾海峡,垦丁往南是巴士海峡,在垦丁还能看到巴士海峡与西太平洋的交汇,花莲直接东临西太平洋,新北市九份还有一处是台湾最东北角的海,各处海景都不一样。垦丁因为前几年的电影《海角七号》已是游台大热点。我们在高雄左营站搭乘台湾好行客运巴士去往垦丁。

垦丁在屏东县恒春镇,很多人以为垦丁很小,其实垦丁至少也有一个香港那么大了,并且景点很分散,所以在垦丁游玩,租摩托或是电瓶车是最好的办法(租摩托需要台湾本地驾照,所以大陆游客只能租电瓶车)。

我们在垦丁呆了3天,每天租用电瓶车都有7-8小时。逛景点、超市购物、按图索骥找小吃店很是方便。垦丁景点分为东西两线,遍布各种大小湾,沿途铺设的公路不算太宽,但干净平整。一路骑行,海风吹拂,前方的前方是看不尽的海和不管阴晴都极富层次的云,离海稍远的公路绕行山中,或急或缓,或坡或凹,紧张刺激。

垦丁大街(垦丁路)

展开全文

请注意画面左下角的纹身老外,他正在徒步垦丁的东线,除怀中抱着的一满瓶水,其他别无一物。当天中午12点不到,我们开始骑行东线时,我对着垦丁路拍了一张,他就此入镜。垦丁的东线来回有近40公里,在我们下午6点多回程时,正好也看到这老外在往回走,手中已然只见一只空水瓶。

垦丁大街是垦丁最热闹的地方,整个白天它就是台26线的主干道(不太宽的主干道),但入夜后就变了个样,变得几分狂野,满大街的旅馆民宿、酒吧、异国情调餐厅、炭烤、潮店等,时常听到电音,落魄民歌手的呐喊,从晚上6点一直热闹到凌晨,你可以把这里想象成丽江或凤凰的海滩版。

所以,梅花鹿出现在热闹的垦丁大街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啦。

垦丁的警察蜀黍也很萌

垦丁派出所的旁边是一座天主堂

顺着天主堂旁边的路向里走(向南)150米就是大湾。此处风大浪急,禁止游人下海

恒春古城

恒春这个地方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四季如春,这是台湾最南端的乡镇,古地名“琅峤”。而现在的名字“恒春”,源自于沈葆桢与同治十三年(1874年)奏折中“冬不寒沍,草木蓬蓬;下不酷暑,黍苗芃芃:名曰恆春”。但由于垦丁名气太大,结果大多数人都只知道垦丁而忘了垦丁是在恒春镇上。

台湾最南端的一座城池恒春古城就在恒春镇中央,是台湾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墙。城墙以砖石灰土砌筑而成。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时发生“牡丹社事件”,日本人借口琉球船民遭台湾族民杀害,派兵占领恒春半岛,事后,清政府为加强南疆海防,命沈葆桢为钦差来此督建城池。

经过百余年岁月,原有的城垣、城楼在风雨、地震的破坏下,逐渐荒圮;光复后又因交通需要及城市发展,打掉了多处城墙。东、南、西、北四座城门中,南门保存最完整,北门经修善后再现原有风貌。

古城墙弯处留影纪念

出火特别景观区

该景点位于恒春城外约五公里山坳之中,甚是隐秘。我们骑车在山中转悠了好久,期间更是曾经路过而不知,找到时天已漆黑,整个景点竟然只有我们两人,后来得知此处的最佳观赏时间就是夜晚,偶得之幸。该景观是储藏于泥岩层中的天然气从裂隙窜出至地表,因为量少无法达到开采的地步经人为点燃后形成的天然景象,故名“出火”,冬春干季火势壮观。我们恰逢夏秋雨季,裂隙受阻火势较小,夜晚远看似鬼火飘飘,却也别有一番趣味。我们刚到一会,就有三三两两台湾本地人来观赏并放起了烟花和烤玉米。

连续两天的西线和东线骑行游览,天气阴晴不定,难以捉摸,短时间内便会经历“地面风起→天上云聚→天色阴郁→雨点骤降→云开雨停→阳光灿烂”的“奇妙”过程,并且这样的过程反反复复,几番上演,雨衣穿了脱、脱了穿,让人哭笑不得。连路过我们身旁的老外也直说“That's Funny!”

我们按照地图的指引在西线找寻着各个景点:南湾、后壁湖、猫鼻头、白沙滩、关山,我们就像是魔法故事里穿行在岛上四处寻找宝物的两个孩子,骑着车,在雨中睁大眼睛,充满好奇和兴奋。

在西线,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核三(第三核能发电厂)的海水降温导流渠。核三是台湾唯一位于南部的核能发电厂,建于1978年,为当时的十大建设之一,由于整个厂区毗邻垦丁的南湾,也成为垦丁国家公园内的显著地标之一。我们在寻找“猫鼻头”景点时,偶然路过核三的海水降温导流渠,导流渠宽约20米,长约300米,水流湍急。在导流渠的入海口处,我们看到惊人的一幕。核三厂的反应炉需要引进用海水降温,经过降温处理的海水又流入大海,由于位置深浅和海水温度变化的原因就造成了深浅海水区域的不同颜色。

远处天边,风云变幻莫测;巨大的防浪石棱角分明、粗粝黝黑,似巨人般站立,沉默、倔强

东线的第一个景点是小湾

从小湾望过去就是船帆石,据说也叫“尼克松石头”,是因为从某个角度看过去,像极了尼克松总统的侧面。

如果说骑行西线是天昏地暗中的冒雨探险,那么东线则完全是灿烂阳光下的恣意汪洋!公路蜿蜒、迂回,或隐于林间、或浮上高地;大小坡弯连续不断,尖叫不绝;一路狂风(没错,就是狂风),一路向南。

到达台湾岛的最南端,这里有一个最南点纪念碑,碑的后面海潮澎湃,那就是太平洋与巴士海峡的交汇处。

为了对付下午2点半的阳光,我在镜头前加了偏振镜,减低了一档曝光。此时此地的阳光啊,说它怎么炽烈都不为过!

从最南点向北,到达垦丁东线重要的景点:龙磐公园,其给人强烈的感受就是:空旷、苍茫。由于地层隆起,部分珊瑚礁岩层崩落而形成的居高临下的崩崖地形。草原荒漠红土、断壁悬崖裂沟,面对着辽阔的太平洋,视野极为开阔,这一切使得视觉感受与一般的海景很不一样。

鸟儿划过天空,寂寥写满心中

在崖顶探头向下望去,只见草地间的巨大裂沟

一眼望去就是苍茫与沧桑

“风吹沙”,是从龙磐公园继续向北不远的一处景观。

风吹沙是风成地形。每年九月至次年四月,沙粒受到冬季东北季风的吹拂,被风向西南方陆地搬运;而被河川及沿岸的潮流携带出来的沙粒,则向东北的海滩搬运。如此日积月累进行风蚀和风积作用,山谷里的沙子被风和水来回的搬运,形成了“沙丘”与“沙瀑”的特殊景观。后来,当地政府修筑了鹅佳(鹅銮鼻到佳乐水)公路,并在马路后方种植一大片的木麻黄防风林,使得沙源流动受阻,因此现在已经很难再看到风吹沙奇观。

垦丁,一个很美的地方,我用了不少笔墨来描绘她的风光,但她让我们感受到的不止于自然美,还有当地人的温良、乐善和人文素养。

记得我们在寻找出火景观区的时候费了不少周折,当时天色渐暗,我们正在按照地图指引骑行,迎面遇见一位拄着登山杖的中年人,应该是到此不远的山中徒步的,他与我们擦肩而过,但随后我们就听见他在身后大叫:停下,让我们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听他问我们是不是在找出火景观区,直说:你们方向错了,XX地图总是指错路,随后他耐心细致地告诉了我们该怎么走。 虽有了好心人的指点,我们还是没有马上找到出火景观,不得已闯入了一处山中私宅别墅问路。当时透过窗子我看见厨房有人在做饭,就敲了门,可能是没听见并没有应答,于是我试着推门,发现门竟然没锁,我正对自己贸然而入惴惴不安时,没想到在厨房做饭的女主人(看样子像)对我的出现没有半点吃惊,听我说明来意后很热情的告诉该怎么走,闻声而至的家人也来帮忙指点,我连声道谢后赶紧出来,心里一再感叹:善良啊! 再如,在恒春古城的北门,当我正要穿过窄小的城门洞时(道路往来的唯一通道),向我迎面而来的一辆小车立刻在距离城门洞10米处停了下来,等我先过了城门洞他才通过,期间没有鸣笛、没有闪灯示意,只是静静地等待......

好了,不再赘述,对于我们来讲这些体验确实新鲜,浓浓的善意让人心中暖暖。一开始我们庆幸是运气好,但这样的事例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一再发生,让我们意识到实际上温良、乐善、礼貌、谦让等早已成为本地人的自觉意识,他们习以为常,而初来此地的我们有点大惊小怪罢了。

敬请期待《看见台湾》(三)



Copyright © 2018 2号站2号站-2号站登录-2号站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
电话:邮箱:
地址:技术支持:
2号站-2号站登录-2号站平台